行業資訊

您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行業資訊

14年前,他花千萬元收購的小廠如今市值500億,更改寫了世界鋰業格局,這一切如何做到?

發布時間:2018-09-29 作者: 正沃控股

分享到:

      鋰金屬素有“工業味精”之稱,其行業規模比較小,在新能源行業大發展前,并不為大眾所熟知。天齊鋰業的前身射洪鋰業則是這個小行業中毫不起眼的一家小企業。

射洪鋰業是在1992年成立的射洪縣國有企業,自成立之日起便陷入長期虧損,截止到2004年,射洪鋰業已累計虧損6200余萬,而股東的出資只不過有2000萬元,股東損失殆盡。為卸下這一“包袱”,2004年射洪縣政府與蔣衛平所控制的天齊集團簽署協議,在剝離射洪鋰業約7000萬元債務后,以1144萬元價格,將射洪鋰業全部股權轉讓給天齊集團,射洪鋰業更名為天齊鋰業。

似乎受更名的影響,天齊鋰業自此走上了與之前完全不同的發展之路,一場影響世界鋰行業格局的“風暴”也在悄然形成。

1

從貿易商到實業家的華麗轉身

蔣衛平和射洪鋰業結緣,主要還在于其與射洪鋰業形成的長期貿易合作關系。射洪鋰業主要生產工業碳酸鋰,所需的原料原本由其股東四川金川提供。但由于四川金川的鋰礦品位低、規模小,國內其他鋰輝石礦也存在品質不穩定、供應規模小等問題,自1998年開始,射洪鋰業便開始通過蔣衛平控制的天齊五礦代理進口澳大利亞泰利森的鋰輝石,蔣衛平也由此開始與射洪鋰業結緣。這一緣分直到2004年完成射洪鋰業股權轉讓取得階段性成果。

根據蔣衛平的回憶,之所以愿意在當時鋰行業發展前景不明的情況下接手射洪鋰業,主要是其在研究元素周期表后發現,“鋰”在核爆炸里起控制速度的作用。當初日本研制過鋰電池,是非常初級的一代。但他覺得“鋰”前景廣闊,人類利用這個元素的可能性非常大,由此毫不猶豫地介入射洪鋰業的重組。

工科出身的蔣衛平入主天齊鋰業后,立即從技改升級、改變管理和經營方式、提高勞動生產率等方面進行了一系列“手術”。經過數年努力,蔣衛平終將一家瀕臨破產的小企業打造成為一家上市公司。

從2007年到2010年上市前夕,天齊鋰業基本每年實現營收3億元,利潤5000萬元左右,資產規模也從2.9億元穩步增長到4.4億元(圖1)。在天齊鋰業獲得重生的同時,蔣衛平個人也完成了從貿易商到實業家的華麗轉身。

14年前,他花千萬元收購的小廠如今市值500億,更改寫了世界鋰業格局,這一切如何做到?11.png

上市后的天齊鋰業,依據保持著非常穩健的發展節奏,直至一個千載難逢機會的出現,世界鋰業巨頭Talison(泰利森)在尋找買家。

2

攔截收購泰利森,上游擴張獲得重大突破

為更好地理解天齊鋰業收購泰利森的戰略意義,有必要先簡要了解一下鋰的行業特點。

鋰是一種重要的戰略金屬,在高新技術和軍工產業中應用廣泛。近年來,隨著全球對清潔能源需求的高漲以及新能源汽車的興起,鋰的地位凸顯,已被鋰資源短缺的國家列為戰略安全保障資源。

從產業鏈分析,鋰輝石(鋰礦)及含鋰鹽湖鹵水是生產鋰產品的最初原料(8噸鋰精礦生產1噸碳酸鋰),處于產業鏈的上游;接下來通過礦石提鋰和鹵水型鹽湖提鋰兩種方式生產工業級碳酸鋰,并以工業級碳酸鋰為原料生產氫氧化鋰、電池級碳酸鋰、氯化鋰,進而延伸到鋰基脂、鋰電池正極材料、金屬鋰產品等下游領域(圖2)。天齊鋰業主要生產工業級碳酸鋰、電池級碳酸鋰,處于鋰產業鏈的中游位置。

14年前,他花千萬元收購的小廠如今市值500億,更改寫了世界鋰業格局,這一切如何做到?22.png

全球最大的五家鋰企業是SQM、ALB(雅保)、泰利森、FMC和Orocobre,這5家企業擁有的“四湖三礦”提供了全球80%-90%鋰資源。鋰的上游行業集中度極高,鋰資源供應呈現出寡頭壟斷格局。比如SQM是全球最大的鋰企業,擁有世界最大、品質最優的Atacama鹽湖,還擁有阿根廷Cauchari Olaroz鋰項目50%的權益和Mt.Holland鋰礦項目50%的權益;泰利森是目前全球最大固體鋰礦擁有者及供應商,擁有目前世界上正在開采的、儲量最大、品質最好的鋰輝石礦——西澳大利亞Greenbushes(格林布什礦),Atacama鹽湖和Greenbushes的產量占“四湖三礦”總產量的70.2%。

全球中下游的鋰鹽產業同樣也高度集中,2017年前五家企業產量合計約占全球60%,排名前三的企業分別為SQM、雅保以及天齊鋰業。

從全產業鏈競爭力角度看,中國鋰資源生產能力弱,但鋰鹽加工能力強。中國鋰資源以鹽湖型為主,但限于技術和成本各方面原因,目前依然主要從礦石中提鋰,所需鋰礦石幾乎全部依賴進口。天齊鋰業生產所需的鋰精礦全部采購自泰利森,也是泰利森最大的客戶,天齊鋰業在2011年、2012年從泰利森采購的鋰精礦量約占后者產品年銷量的35.69%和36.56%。天齊鋰業收購泰利森的行為正是發生在這樣的行業背景之下,整個過程也是充滿波折。

2012年8月底,泰利森與雅保所屬的全資子公司洛克伍德達成一致,后者將以每股6.5加元的價格收購泰利森全部股份,并從多倫多交易所退市,收購成本總計7.24億加元,折合45.54億元,泰利森的股東會將在11月底對這次交易進行表決。

如果泰利森的股東會通過了交易方案,鋰產業的上游集中度將會進一步得到提升,這對鋰礦資源對外依存度很高的中國和天齊鋰業而言,議價能力將會被進一步削弱,自身利益無疑會受到長期影響,我國的鋼鐵行業就是前車之鑒。基于此,在僅有3個月等待期的情況下,天齊鋰業做出了參與收購競價的決定。

其收購過程大體分四步進行。

首先是突襲收購,爭取主動。

天齊集團先在香港設立全資子公司天齊集團香港,再通過天齊集團香港在澳大利亞設立WindfieldHoldings Pty Ltd(以下簡稱“文菲爾德”),并以后者為平臺在二級市場上“低調”購入泰利森19.99%的股份,實現了在規避觸發要約收購的情況下,達到在泰利森股東會上狙擊洛克伍德交易方案的目的,為自己爭取主動,贏得時間。

至2012年9月開始到11月初,文菲爾德以二級市場交易和場外協議轉讓方式累計收購了泰利森2288萬股,約占泰利森股本的19.99%,其中二級市場“吸籌”的比例低于10%。天齊集團這樣操作的原因是,根據泰利森上市地多倫多交易所的規則,文菲爾德在持有泰利森的股份超過10%時需要發布公告。如果文菲爾德完全依靠二級市場的操作,一步步增持泰利森股份到19.99%,無疑會“打草驚蛇”,引起洛克伍德的警覺,為其“迎戰”提供了充足時間,“突襲”效果將大打折扣,并會因為二級市場的收購導致泰利森股價上漲,從而增加自己的收購成本。

收購這些股份,天齊集團耗資約1.57億加元(折合約10億元人民幣)。收購完成后,文菲爾德成為泰利森的第二大股東,僅次于持股36.18%的Resources Capital Fund IV(以下簡稱“RCF基金”),地位舉足輕重,在泰利森股東會上可以有效行使對洛克伍德收購報價方案的否決權,也就是說,從這個時候開始,洛克伍德完成收購泰利森的可能性變得很小。

總的來看,天齊集團的這場“突襲”做得比較巧妙,收購比例控制在20%以內,既避免了“打草驚蛇”,又規避了要約收購義務(澳交所規定,收購上市公司股份比例超過20%就應當履行全面要約收購義務,需收購泰利森的全部股份),更使自己在泰利森股東會上獲得較大的發言權。

其次是引入中投集團,發起收購要約。

在倉促應戰,并以較短時間建立陣地之后,天齊集團開始實施反擊,準備與洛克伍德進行競價。

2012年12月,天齊集團提出以每股7.5加元的價格收購泰利森剩余約80%股權(對應泰利森的估值為8.48億加元,折合約54億元人民幣)。按此報價,天齊集團為收購泰利森80%股權還需支付約6.8億加元(折合約43億元人民幣)。天齊集團的報價超過了洛克伍德每股6.5加元的報價,被泰利森的董事會認為是最優收購方案并獲得股東會及法院的認可,狙擊獲得成功。

但要實施要約收購,天齊集團首先面臨的問題便是收購資金從何而來。天齊集團當時的資產30.6億元,凈利潤0.55億元,而其兩階段收購需動用的資金規模在53億元左右,這對天齊集團而言,壓力頗大。為解決這個問題,天齊集團找到了國家隊——中投集團。

2013年2月,中投集團的全資子公司立德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立德投資”)出資2.73億加元入股文菲爾德,持有35%股權(圖3)。

14年前,他花千萬元收購的小廠如今市值500億,更改寫了世界鋰業格局,這一切如何做到?33.png

在引入中投集團約3億加元資金之后,為解決剩下的約3.8億加元收購資金,天齊集團采取了天齊集團香港進行債權融資,再向文菲爾德注資的方式予以解決。

天齊集團香港分別與Credit Suisse AG(瑞士信貸集團)、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Twenty Two DragonsLtd(ADM Capital之子公司)簽署了金額分別為2億美元、1.2億美元和5000萬美元,合計3.7億美元的貸款協議。天齊集團全面收購泰利森的資金問題得以解決。為獲得這筆借款,天齊集團掌門人蔣衛平幾乎壓上了全部身家,除了質押文菲爾德的股權之外,天齊集團還質押天齊鋰業股份等資產,甚至一度請四川美豐(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為其提供擔保。

簡單歸納,天齊集團收購泰利森全部股權的資金主要由三部分組成:中投集團2.73億加元、銀行貸款3.7億美元以及天齊集團前期投入的1.57億加元,合計金額9億加元左右。在完成資金籌措后,天齊集團順利完成了對泰利森的收購,泰利森從多交所退市。

從最終收購成本來看,天齊集團為獲得泰利森65%股份所付出的收購代價是38.76億元,其中收購對價34.13億元(第一階段19.99%股權收購對價約10億元,第二階段45%股權收購對價約24.13億元)、借款利息支出2.3億元、顧問費及融資費2.33億元。立德投資收購泰利森35%股權所付出的收購對價約為18.77億元。

其三,轉讓部分股權給洛克伍德,規避競價。

在泰利森的收購競爭中,比較奇怪的一點是洛克伍德并沒有在天齊集團提出競價方案后進一步提高自己的報價,按其實力,應不會如此。

有一種觀點認為,洛克伍德在提出6.5加元/股的報價后,曾表示這個報價方案是“最佳及最后的報價”。根據澳大利亞證券和投資委員會政策中的“Truthin takeovers”原則,洛克伍德的這一宣稱限制了其提高報價修改方案的能力。但是,如果對“Truth in takeovers”原則有所了解的話,洛克伍德退出競價的根本原因應不在于此。

所謂“Truth in takeovers”原則,是指在收購競價中,提出競價的一方應確保其在收購中所做的各項聲明是真實、可靠的。盡管如此,競價方仍擁有修改其聲明的權力,但前提是必須說清楚變化的原因和目的,并不得對市場和投資者產生誤導。

洛克伍德的聲明更多是一種收購策略,意圖“迫使”泰利森的股東接受其報價。在天齊集團加入戰局后,洛克伍德應有充分的理由去提高自己的報價。洛克伍德退出競價的根本原因在于天齊集團在泰利森股東會獲得了較大的發言權,能否決其收購提案。洛克伍德與其硬拼,不如尋找其他路徑實現或部分實現收購目的,而天齊集團為了避免陷入與洛克伍德的競爭,抬高自己的收購成本。或許出于這些考慮,二者才有了后續的一系列合作安排。

天齊集團完成對泰利森全部股權收購后,洛克伍德與天齊集團、中投集團簽署協議,洛克伍德將獲得文菲爾德49%股權,天齊集團將持有51%股權,中投集團(立德投資)退出。由于文菲爾德的股本結構比較復雜,合作各方為實現這一目的,采取了非常復雜的交易方案。

文菲爾德的股本由A類普通股、B類普通股及可轉換票據三大類組成。天齊集團香港主要持有A類普通股和可轉換票據,立德投資主要持有B類普通股(表1)。

14年前,他花千萬元收購的小廠如今市值500億,更改寫了世界鋰業格局,這一切如何做到?44.png

根據文菲爾德的股本結構,為實現持股49%的目的,洛克伍德采取的具體收購路徑如下。

首先,洛克伍德與天齊集團、中投集團就泰利森的估值協商達成一致。洛克伍德對泰利森的估值是10.7億美元,折合約62億元人民幣,相當于在天齊集團54億元估值基礎上溢價約13%,而此時距離天齊集團完成收購還不到1年時間。

接下來,文菲爾德將可轉換票據全部轉換為A類無表決權普通股股票,文菲爾德的總股本上升到8.35億股(表2)。按照10.7億美元估值計算,文菲爾德每股價格為1.28美元。

14年前,他花千萬元收購的小廠如今市值500億,更改寫了世界鋰業格局,這一切如何做到?22.png

可轉換票據轉股之后,洛克伍德向文菲爾德提供7.42億美元借款。文菲爾德將這筆借款主要用于債轉股以及回購天齊集團香港和立德投資所擁有的A類普通股和B類無表決權普通股。

具體而言,文菲爾德先將0.72億美元轉為A類有表決權普通股,文菲爾德總股本增加到4億美元。之后,文菲爾德用債轉股形成的0.72億美元資本金和剩余的6.7億美元借款(貸款期限2年,貸款年利率8%)用于回購股本:0.26億美元回購天齊集團香港持有的部分A類有表決權普通股(約2030萬股)、4.66億美元回購天齊集團香港持有的全部A類無表決權普通股;2.5億美元回購立德投資持有的全部B類無表決權普通股。

經過上述操作,文菲爾德的股本只剩下A、B兩類有表決權的普通股,股東變成天齊集團香港、立德投資和洛克伍德三家,三者的持股比例分別為51%、31%、18%。與此同時,文菲爾德的債務增加了6.7億美元(表3)。

14年前,他花千萬元收購的小廠如今市值500億,更改寫了世界鋰業格局,這一切如何做到?66.png

在文菲爾德的股本結構得以簡化后,洛克伍德接著以1.24億美元價格收購立德投資全部B類有表決權普通股。交易完成后,文菲爾德只有兩名股東,其中天齊集團香港出資2.04億美元,持有51%股權;洛克伍德出資1.96億美元,持有49%股權(表4)。

14年前,他花千萬元收購的小廠如今市值500億,更改寫了世界鋰業格局,這一切如何做到?77.png

綜上來看,洛克伍德為持有文菲爾德(泰利森)49%股權,動用的資金規模為8.66億美元,其中股權性資金1.96億美元,債權性資金6.7億美元;所采取是增資、收購、借款、回購四種方式的結合。

為什么洛克伍德要采取如此復雜的方式完成收購?如果僅僅從交易方案來看,洛克伍德完全可以采取直接收購文菲爾德49%股權的方式進行操作,同時進行A類、B類的股本結構調整,比如將無表決權的股份轉換為有表決權的股份即可。答案或許在于洛克伍德降低自身投資成本的需要。

洛克伍德對文菲爾德的估值高達10.7億美元,如果直接采取收購49%股權的方式,洛克伍德需支付5.24億美元。雖然金額較實施的方案要低很多,但這些資金全部是股本性投入,如果這些資金來自于借款,洛克伍德將需獨自承擔相應的資金成本。而現行方案的股本性資金僅為1.96億美元,6.7億美元為債權性資金,意味著債權性資金的成本轉嫁到了文菲爾德,洛克伍德自身的壓力大大減輕。

為確保這部分債權資金的安全,洛克伍德還與天齊集團約定,天齊集團和洛克伍德承擔最終的償還責任。二者可選擇隨時或在到期日時,同時按照相應股權比例,以增資方式償還該債務。如此一來,不僅增厚了債權償還的安全墊,而且也賦予了洛克伍德更多的選擇權。如果泰利森經營成果向好,完全可以對這部分資金實施債轉股。

除了上述安排之外,洛克伍德還授予天齊集團(含天齊鋰業)為期3年,以14倍于過去連續12個月EBITDA(息稅折舊攤銷前利潤)的價格投資洛克伍德德國公司20%-30%權益的期權。洛克伍德德國公司主要負責洛克伍德除智利和美國之外的鋰業務,處于鋰產業中游,但在業內的話語權以及有機鋰產品檔次上均強于天齊鋰業。天齊鋰業獲得入股該公司的機會,對提升自己的行業地位幫助甚大。

另一方面,洛克伍德為了獲得泰利森的投資機會,所付出的努力也是巨大的,不僅以更高的估值入股泰利森,付出了更多的資金,而且還賦予天齊鋰業投資旗下核心資產的機會。造成這一切的根源還是在于天齊集團突襲收購對其形成的被動局面。

其四,泰利森注入天齊鋰業,完成資金和交易的閉環。

立德投資參與收購泰利森所付出的成本是2.73億澳元。這些投資在洛克伍德入股文菲爾德的時候全部退出,立德投資共獲資金3.74億美元,按當時美元與澳元1:1的匯率折算,約為3.74億澳元。立德投資以接近40%的收益率獲利退出,完成資金和交易的閉環。

相較于立德投資的“輕松”,天齊集團面臨的壓力非常大。為消化38.76億元收購成本,天齊集團采取了三種方式。

一是通過洛克伍德的入股實現部分退出,天齊集團累計實現退出4.92億美元。按當時美元與人民幣1:6.2的匯率折算,約為30.5億元。這部分所得,主要被天齊集團用來償還收購泰利森時所發生的并購貸款,天齊集團的資金壓力大大減輕。

二是突襲收購成功后即向天齊鋰業轉讓文菲爾德6.64%股權,天齊鋰業向天齊集團預先支付3.34億元。

天齊集團通過這兩筆資金運作共計回收資金33.84億元,與其38.76億元的投資成本相差不到5億元,而此時天齊集團還持有文菲爾德44.36%股權,解決資金閉環的問題基本已無懸念。

三是天齊集團將文菲爾德44.36%股權注入天齊鋰業,最終實現資金和交易閉環,這也是天齊集團收購泰利森最為關鍵的一環。

2013年,天齊鋰業實施非公開發行,擬融資33億元,其中30.4億元用于收購天齊集團持有的文菲爾德44.36%股權。最終,國華人壽保險等8家投資者認購了31.3億元。蔣衛平沒有參與認購,其在天齊鋰業的持股比例由73.75%下降到41.9%,但仍保持較高的控股比例。

天齊集團為收購泰利森65%股權耗資38.76億元,通過三次退出,累計獲得資金64.24億元。簡單計算,天齊集團的收益率超過了60%,如果考慮到借款所產生的杠桿作用,天齊集團的收益率將會進一步提高。天齊集團實現資金和交易閉環的過程雖然復雜,但結局非常美好。

天齊集團在獲得30.4億元收購資金后,并沒有將其納入囊中,而是代文菲爾德償還其所欠洛克伍德6.7億美元借款的51%,約3.4億美元,折合人民幣21.2億元。如此一來,天齊集團最終凈得約9.2億元,收益率也下降到25.8%。天齊集團之所以這樣操作,主要是基于兩方面的原因。

一是天齊鋰業收購文菲爾德股權的估值基礎是天齊集團的收購成本加合理費用,沒有考慮文菲爾德凈增6.7億美元借款對其股權估值產生的影響(文菲爾德原無債務)。如果不消除這筆“平添”的負債,30.4億元交易價格將是不合理的。

二是可以迫使洛克伍德同時將其債權進行豁免。按照雙方此前的約定,雙方應同時按各自股比采取相同方式解決文菲爾德6.7億美元的債務。在天齊集團做出行動后,洛克伍德將不得不將剩余的3.3億美元債務進行豁免。如此一來,文菲爾德的負債將得以全部消除,洛克伍德獲得泰利森49%股權的投資成本則上升到5.24億美元,按當時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折算,約合32.15億元。

簡單梳理一下天齊鋰業收購泰利森的邏輯:由于自身生產經營高度依賴于海外鋰輝石礦,在上游集中度有可能進一步集中,洛克伍德議價能力進一步增強的前提下,天齊集團毅然加入收購戰局。考慮到上市公司收購需履行一系列的披露和公告程序,為達到“突襲”和提高并購效率,降低并購成本的目的,蔣衛平最終選擇了先由天齊集團收購,再以成本價轉讓給上市公司的路徑。在具體實施過程中,蔣衛平及其控制的天齊集團體現出較強的交易管理能力。

蔣衛平先以二級市場收購和場外協議受讓兩種方式“突襲”獲得泰利森19.99%股權,不僅有效規避了信息披露義務,而且一舉奠定了與洛克伍德競爭的主動地位,迫使后者不得不放棄競爭,并使之在后續合作中以更高的價格收購泰利森49%股權。

除了并購策略運用得當之外,在這起并購中還值得關注的是蔣衛平的資金管理手段。在自身實力有限的情況下,蔣衛平不僅敢于質押自己的全部身家,而且還及時引入中投集團這個強有力的伙伴,并以境外平臺境外融資的方式快速獲得并購貸款,一舉完成收購。

在退出方式上,蔣衛平也別具一格。除了先期向上市公司轉讓部分股權,回收一定資金,減輕自身壓力的基礎上,還通過利用洛克伍德急于合作,急于獲得泰利森優質鋰礦資源的心理,使其向文菲爾德借款,并采取文菲爾德回購股權的方式及時回收資金以償還天齊集團香港的并購貸款,極大減輕了自身的資金壓力。

從最終的運作結果來看,蔣衛平不僅在短時間內錄得了不菲的投資收益,而且還將泰利森這家世界鋰業巨頭的控制權牢牢控制在手中,天齊鋰業順利實現上游資源零的突破,擁有了西澳州Greenbushes鋰礦,掌握了全球鋰輝石礦供應量的2/3,全球鋰資源(包括鋰輝石、鹽湖提鋰產品)市場的30%。

由于采取非公開發行籌資的模式,天齊鋰業在收購泰利森后,財務狀況不僅沒有惡化,反而得到優化和提高。截至2013年底,天齊鋰業資產16.8億元,資產負債率48.5%;實現營收4.15億元,虧損1.39億元。截至2014年底,天齊鋰業資產猛增到61.29億元,資產負債率則下降到23.39%,實現營收14.22億元,利潤3.28億元。天齊鋰業在資產規模和行業地位快速提升的同時,一舉扭虧為盈。雖然蔣衛平在天齊鋰業的控股權有所下降,但依舊保持了41.9%的比例,并且隨著天齊鋰業市值的提升,為其下一步運作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

3

布局中游:收購銀河鋰業江蘇

為更好地將泰利森的資源優勢轉換為經濟優勢,天齊鋰業開始在中游進行發力,著力點在調整、提升天齊鋰業產品結構和優化、完善生產布局兩方面。

2013年前,天齊鋰業的主要產品是碳酸鋰、電池級碳酸鋰、無水氯化鋰、單水氫氧化鋰碳酸鋰四大品種,總產量基本保持1萬噸左右。這一規模雖然在我國居于前列,但與國際巨頭相比,仍顯較小。比如全球最大的鋰產品生產企業SQM,碳酸鋰及其衍生產品約3萬噸;洛克伍德的Chemetall,碳酸鋰及其衍生產品約2.5萬噸以及FMC年產碳酸鋰及其衍生產品約2萬噸等。

為追趕先進,天齊鋰業在上市后啟動了年產5000噸電池級碳酸鋰技改擴能和年產5000噸氫氧化鋰兩大項目的建設,這兩個項目建成后,天齊鋰業碳酸鋰及衍生產品的產量達到2萬噸,一舉進入全球第一陣營。在完成對泰利森的收購后,依托其資源優勢,天齊鋰業進一步在西澳奎納納投資建設年產2.4萬噸電池級單水氫氧化鋰項目和2.4萬噸電池級單水氫氧化鋰項目,產品結構和檔次得到提升和優化。

但天齊鋰業的“野心”不限于此,天齊鋰業在尋求鋰鹽產品總體規模增長的同時,還希望在全球高端碳酸鋰產品——電池級碳酸鋰領域成為全球最大。為此,在2015年,天齊鋰業又發起了一次跨境并購,此次的交易對手是另一家世界級鋰業公司——Galaxy Resources Limited(以下簡稱“銀河鋰業”),合作的標的是銀河資源在張家港設立的銀河鋰業(江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河鋰業江蘇”,圖4)。

銀河鋰業江蘇的主要產品是電池級碳酸鋰,擁有中國首條全自動化碳酸鋰生產線,產能為1.7萬噸/年,于2012年10月開始正式生產。投產后,銀河鋰業江蘇的生產一直處于不正常狀態,產能利用率最高時僅為32.94%,企業也因此陷入虧損的泥潭,收購前近3年虧損約7.12億元,而銀河鋰業的股本投入只有8.15億元,幾乎損失殆盡(表5)。

14年前,他花千萬元收購的小廠如今市值500億,更改寫了世界鋰業格局,這一切如何做到?5.png

銀河鋰業江蘇虧損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其使用的原材料來自于銀河鋰業控制的凱特林礦山所提供的鋰輝石礦石,但由于礦石品位低、開采成本比較高等原因,導致其生產不具備經濟性。因此,從2014年開始,銀河鋰業江蘇開始自救,其中的一條主要措施是改變經營模式,產品由自產自銷變更為受托加工。

2014年3月,天齊鋰業開始委托銀河鋰業江蘇為其代為加工符合標準的碳酸鋰產品(原料來自于泰利森的鋰精礦),雙方的合作由此開始,天齊鋰業也迅速成為銀河鋰業江蘇的最大客戶,占其銷售收入的46.57%。

14年前,他花千萬元收購的小廠如今市值500億,更改寫了世界鋰業格局,這一切如何做到?4.png

在完成泰利森的收購后,天齊鋰業開始謀劃收購銀河鋰業。天齊鋰業選擇銀河鋰業江蘇的主要原因在于,銀河鋰業江蘇主要生產電池級碳酸鋰,且技術工藝先進;銀河鋰業江蘇地處張家港,地理位置優越,泰利森的鋰精礦可以直接從港口通過傳送帶運輸到廠,有助于降低物流成本和鋰精礦的路途損耗,收購銀河鋰業江蘇可以進一步優化其生產布局。

出于這一戰略考量,2015年初,天齊鋰業以全資子公司成都天齊鋰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都天齊鋰業”)為主體,通過在香港設立天齊鋰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齊鋰業香港”),出資4.48億元現金收購銀河鋰業國際(銀河鋰業江蘇的控股股東)100%股權,并將其更名為天齊鋰業國際。這起收購雖然沒有像收購泰利森時驚心動魄,但其中的諸多細節也彰顯出天齊鋰業對交易的把控能力。


上一篇:【SMM分析】鋅價近強遠弱持續 利多利空分化演繹

下一篇:比亞迪&寧德搶灘高鎳811電池 氫氧化鋰或成“最大贏家”

江西多乐彩即时开奖